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生活 >【虚词・逃】不逃 >

【虚词・逃】不逃

2020-06-13 18:47:58 来源:咨询生活 浏览:434次
【虚词・逃】不逃

她站在电车轨上,踮起脚向前方远眺,都是密匝匝的黑衣人群,天气闷热得很,人很多,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她用鞋底反覆擦着油亮的金属路轨,没有什幺事情可做,人群安静地推挤,大家都在浓重的疲惫中,在等待些什幺,默言不语。

他不知道是第几次,再度触碰她的手,她疲惫地让他捏着、扫着,人群再次前进,两步、三步,她借此甩掉,两步、三步,然后大家再次停下,他再次轻轻触碰,然后紧紧捏着。

她想,实在不该叫他出来的。他要的,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实在,很难找到人,陪她走这幺一段路。就如前度之前常说的,他们这些人,只会空谈高尚的东西。那些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她的前度从来就无感,每天要思考如何滚存更多金钱、帮助人滚存更多金钱,已经让他累透,因此吃饱饭没东西做还走到街上,漫无目的地等待前进的人,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傻子。在这个总是被当成是暂居地的城市,傻子与傻子,很难相认。

她从一个商场,努力逃到另一个,从一条街道,努力逃到另一条。到处都人潮拥挤,前进与后退都身不由己,漫长的等待,缓慢的前进,无止尽的焦躁、与无力。她总是被困住在一段无法逃脱、将依存变成剥削的关係。他再次藉故捏紧她的手,她轻轻甩开,一步、两步,然后用力地擦着脚下的电车轨,发出轻微的吱吱声,什幺也改变不了。她想。人群再次向前走动,一步、两步。停下。

他们从未说及这个城市的未来,如很有共识与默契地,尽是说无关紧要的事。如果要继续走下去,那些没有结论的,都先放在一边,勉强维持和平的状态。他们从未提及自己的软弱,那一个间或有雨的下午,他们从不说,如他们所说的,做了一场梦。

然而梦在每个人心中生了根,梦是渴望的依据,但更多的,是无法逆转的伤痕、无法推翻的恐惧、无法说服自己的软弱。枪声响起时,雨便停了,人们才开始撑起了伞,他们跟着人潮,后退两步、再后退两步,前方的人倒了,后方的人推上去,他们拉住彼此的手,眼睛被刺痛得泪水不绝,却不愿意就此离去。最后还是在一下又一下的枪声中,逃亡似地,跑到她上下班经常流连的商场。她没想到,这个商厦林立的城市,最想逃离却无法逃脱的地方,才是他们最受保护的地方。

节节后退,她没有坚持下去,左穿右插避过满街的查问,顺利回到平凡生活。她可以当什幺也没有发生,然而逮捕无止尽地蔓延,她在恐惧中,无法如往常一样,再次轻易感受到安逸。做过了那样激烈的梦,就无法回头。打开电话,她很想与前度,说上些什幺,或者只是,想看其在不在。她还是退出了对话框,翻去了另一个画面,按下了他的名字,她知道,他虽然不傻,但她开口,他不会拒绝。

她曾经如此深爱,那个她无法拥有的人。每次当她紧紧将他抱在怀裏时,他总是耐不住性子要把她推开。远方枪声响起时,她紧紧拉住同伴的手逃跑,想起那天温存以后,她企图拉起他的手,却被他甩开。她如此深爱,这个她如何努力都无法拥有的城市,越是渴望,越感到窒息。

如今她前进一步、两步,放弃逃离的渴望,企图从那无形的困锁中走出,与许多人一起,企图说服自己,自己仍能拥有这个城市。一如她非常努力说服自己,曾经拥有过的那段爱情。在那幺多背叛和伤害后,仍然盼望,仍然坚守,仍然相信。她总是过分地努力,连自己都觉得可笑。如那只在推开以后,不断地再次靠近的手。有时候希望与慾望,都只是,一体两面,她想。

在窒息的绝望中努力保持希望与慾望,一点都不优雅、一点都不美好,让人狼狈、让人不安、让人无处可逃。人群慢慢停了下来,她再次用力用橡胶鞋底,刷着光滑的路轨。那是她唯一确定,自己在路上存在的方式。恐惧、不安、软弱,都是她确认自己内心渴望的方式。如植物掉光叶子萎颓时,依然会扭着乾枯的枝条,持续向光靠近,纵然那道光线最终可摧毁自己。一步、两步,他们在巨大的人潮中,无法轻易放弃,无法轻易逃跑,只能一直向前走,只能紧靠着彼此。那是他们,唯一能确认自己存在的方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