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咨询生活 >十六岁少女郭襄的爱情:在还不会恨一个人之前先爱上了,这一爱, >

十六岁少女郭襄的爱情:在还不会恨一个人之前先爱上了,这一爱,

2020-06-20 11:28:10 来源:咨询生活 浏览:840次

先前一直想找机会谈郭襄,今天终于抓到空档。

我一直想藉郭襄来谈谈仇恨这件事。

或许大家觉得很奇怪,郭襄这人又有什幺仇恨了,什幺人不好挑,为什幺偏要挑她?

确实,郭襄身上没有什幺仇恨可以谈,她几乎不曾恨过人。书中唯一一次提及她明确恨恶一个人,是在金轮法王(国师)杀死长鬚鬼樊一翁及大头鬼之后,郭襄当时对金轮法王深恶痛绝。

那是郭襄第一次面对人间的风波险恶,在那之前郭襄所遭遇的人事物都是善良的。然而即便如此,最后金轮法王捨命救了郭襄,相信在小郭襄心中,她对法王最后是没剩下多少恨的。

我想谈的正是这件事。

无论我们去爱一个人或恨一个人,都不是某个瞬间决定了,就不会再更改的。

很多时候我们对一个人的情感,是连自己也说不清的。有人用一生去釐清,有人用一生去相信,也有人用一生全力去恨,有人用一生去忏悔。

爱是一个选择,仇恨更是。

而「仇」与「恨」说到底还是不同的,仇有时候不是自己的,是人家硬加给我们的。如郭靖之父仇、萧峰之国仇家恨,这是上辈子的恩怨,是大环境的恩怨,父仇不共戴天,生来如此、别无选择。

再如杨过之父仇。杨过的父仇很複杂,「父仇不共戴天」是社会给他的概念,但他却始终不知自己的杀父仇人确切何在。他从未曾有过亲生父亲的父爱,是以也无从失去。但他却有先天上的不满足。

杨过的仇,一半来自环境,一半是个人对人生的不满。杨过习惯于自怜身世,想像父亲是大英雄,其实是在补心中的这块缺陷。

张无忌的仇更特别。他的父仇是活生生血淋淋发生在眼前的,但他却没有选择去恨。或者说,一个荒岛归来的赤子心,根本还没学会怎幺恨人。

所谓恨,必定源自某种冲突,而这个冲突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更是人与社会、人与整个世界之间的。一个人对于世界本有某种期待,最后却事与愿违,冲突就产生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冲突都必然会产生恨。试看郭襄:她爱慕杨过,但当她意识到这件事情时,她已然注定不能拥有这段感情。

郭襄的爱不是无私的,新三版金老特意强化了这点。

当金轮国师向郭襄述说她爱恋杨过的烦恼必须消除时,郭襄却在心里异想天开,想像自己早生二十年,习得无上密乘,然后在终南山边住下,号称大龙女。

她想像着命运终于将年幼的杨过送到「大龙女」这,当杨过再遇到小龙女时,也只能视她为小妹子。

当初看这段时初觉好笑,再看心酸。

十六岁的少女爱得真切,人一辈子最美好的感情可能都放在这了。

少年杨过爱上了小龙女,海枯石烂此生不渝,最终终于苦尽甘来。少女郭襄爱上了杨过,从此浪迹天涯,只为了找寻她心里的大哥哥。

后来郭襄出家了,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解脱了。有人一直愿意相信郭襄自死都无法忘了杨过,我也想这幺相信着。

有时候人难过,也会痛得好好的,清楚感觉自己活着、爱着,毕竟活得比较值得。

郭襄之徒叫做风陵师太,她初次听见神雕侠之名时,那个地方叫作风陵渡。

那晚大雪纷飞。那之后短短数天,郭襄撑着不愿意阖眼。

尔后襄阳匆匆一瞥,那年大哥哥给了郭襄三个大礼。绝情谷底再见一面,襄阳城外杨过独闯万军铁马,华山绝顶,良人最后一别。

此后望断天涯。

只是,郭襄在还不会恨一个人之前先爱上了,这一爱,就是她的一生。

一遇见,就注定一生相思不可解,这不知是郭襄的幸或是不幸。

一样不知幸抑或不幸的,有些人似乎是从爱里走出来了,却学会了恨。李莫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李莫愁与陆展元之间的感情,远比郭襄对杨过来得複杂。

可叹的是,人似乎经历越多事,越是不懂得怎幺去爱。

李莫愁是让人心痛的角色,比起郭襄的透明,李莫愁的狠毒更贴近现实人生,与我们都再近一点。

一生追寻难,找个出口却简单。

当人们放弃追寻,找寻一个宣洩的出口,将一切过错都聚焦于此,仇恨就产生了。

讽刺的是,当我们面对的问题越是模糊不清,越是无可怪罪,一旦找到了聚焦之处,随之而来的仇恨也更强烈。

可这毕竟两难。选择继续爱着,心可能也继续痛着,选择不爱了,似乎不痛了,但仇恨却从此成了武装外衣,保护我们不再受伤,心里却已是槁木死灰。

人若入仇恨之中,永远是人间最大的悲剧。

李莫愁用一生恨一个人,郭襄用一辈子爱一个人,到底谁比较快乐,我实在说不上来。

可人最担心的也许不是痛苦难过,而是毫无乐趣、毫无生趣。

郭襄固然让人心疼,但她与杨过相处的短暂欢愉,却足够告慰她一生。李莫愁一般让人同情,但她的生命似乎再也想不起那些曾经美好的事。

美好毕竟是会逝去的,越是想留住,就越会溜走。但有时候决定某些事情是否美好的,往往不是当时候的自己,而是往后的日子我们怎幺忆起这段时光。

如李莫愁这般,无论她当初与陆展元再怎幺相爱,日后剩下的也只有满满的怨毒。

《倚天》第一回回目是「天涯思君不可忘」。而整部倚天,却再也见不到如郭襄如此晶莹纯粹的爱情。唯独小昭孤帆远影、蛛儿天涯癡迷差相彷彿,但毕竟不如了。

读到灭绝师太以一招「黑沼灵狐」击飞宋青书手上长剑时,想郭襄晚年青灯古佛,空山寂寞,依旧惦记着少年时最快乐的日子,心还是一揪。

那一年杨过携了郭襄之手,以绝顶轻功从深林黑沼上呼啸而过。

郭襄听闻一灯大师千里传音,问杨过如何。杨过说这功夫难,如妳这般聪明者,也要到好老好老以后才能练成。

郭襄心喜,问杨过是否觉得她聪明。

杨过没有回答。

女孩不知道有一天她会老,她那时候不知道。

女孩也不知道此后一生她只学会爱一个人。

只是人一生相遇已是千难万难,若得爱上一回,又何憾之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