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域人工 >《病中蒙恩》祂拔掉了我的眼中钉 >

《病中蒙恩》祂拔掉了我的眼中钉

2020-06-10 23:06:34 来源:外域人工 浏览:944次

◎吴锜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廿三篇4节)

多年以前,偶然间发现我的右上眼睑多了一层小小的半透明薄膜,起初以为是未清除的分泌物,后来发现它确实想赖着不走;因为不痛不痒不碍事,我就让它暂时居留,咱们和平共处了好一阵子。直到发现它从薄膜壮大成了一公分左右俗称「针眼」的瘜肉时,我才开始有拆除违章建筑的念头。

右眼睑多了「违章建筑」
那天早上,我例行前往医院抽血,利用空档看眼科门诊,医师检查后轻鬆的说:「杀一下就好了。」乍听之下令人吃惊,再想一下可真生动,好一个「杀」字,提高了瘜肉的身价,也扩大了手术的声势。

后来才明白,医师说的「杀」字是英文Surgery, 手术的意思,毕竟我要被切除的,只是上不了檯面的小肿瘤,因此在门诊时三两下就清洁溜溜了。回到家还向妻子炫耀:「一个上午办了两件大事。」

不料没几个月,我发现违章建筑有原地重建的迹象,怀疑第一次手术没有赶尽「杀」绝,给余孽留了活口,以至今日捲土重来。我决定另请高明、转移阵地、择日再战,不相信摆不平这小小的「针眼」。为了方便,我就近在办公室转角以眼科出名的医院看诊。经过与上次相同的手术,我轻鬆的回了家。

年近古稀的人对于「事与愿违」这事是不陌生的,但面对我的「针眼」一而再,再而三侵犯时,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不能信,也得信,离上次手术没几个月,它又冒出来了,我不得不做第三次手术。

所谓事不过三,我已动过三次手术,心想「针眼」的事应该告一段落了吧?虽然家人说我个性顽固,难道顽固人所生的「针眼」也一样顽固吗?答案:是的!因为它又骄傲的在原地示威了,它顽梗的超出我理解的範围。

更意外的是,在第四次手术时,医师取了检体去化验,结果我获得一纸转诊单,注明是我的肿瘤细胞不安定,有病变的现象,必须前往有「眼矫科」的医院进行后续事宜。我当时有种被扔进沙漠的感觉,茫茫然。

肇事祸根化验出癌细胞
同事们知道我得的「针眼」非比寻常,其中有位眼睛开过刀的前辈告诉我,「宇宙光马礼逊学园」的副秘书长,也是爱心合唱团成员之一的魏外扬老师,其公子魏以宣正是此专科医师,然正在美求学,将于六月底返台。

感恩啊!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因为全台只有三家教学医院设有「眼矫科」,我相信这类专业医师该为数不多,我幸运也轻易地在摸不着头绪时有了正确的方向,这不是偶然,我确信上帝在引领我前面的路。

魏医师年轻英俊、温文儒雅、自信、专业,门诊时让我直觉他能帮我终结与右眼睑的恩怨。我準备下週进行第五次手术。

手术一切顺利,在我离开手术台前,魏医师拿了个装有棉花的透明塑胶罐给我看,里面有刚切下来的小肿瘤,及一颗比芝麻粒还小的黑豆,我猜它就是肇事的祸根,但我没问医师,心想它已被驱逐出境就算了,我原谅它,但医师告诉我要做化验。我以为这是一般程序,不以为意,认为连根都拔起了,还会有后患吗?

隔週再回门诊,魏医师以一贯亲切镇定的口气告诉我:「化验结果出来了,是癌细胞,叫作『眼睑皮脂腺癌』。」接着就画图说明,我将要接受手术的部位及可能遭遇的情况。我当时有种好奇超过不安的感觉,以为自己是世上第一个得这种怪病的人,后来知道我非台湾首例,前辈大有人在。

何竟三年经历两次危机?
当医师提醒我右眼的伤口大于1公分,可能得从左眼移植一些皮肤填补时,这下我紧张了,我担心的不是老脸将遭破相的命运,而是我变脸后跟护照的相片有落差,将来出入境会有麻烦。这幺担心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我和妻子为了庆祝结婚四十年已报名出国旅游,订金都缴了。但有医护经验的她,当机立断取消这次行程,她提醒我「腺癌」是会转移的癌细胞,在不知它来自何处?或它已游牧何方时,变数是很大的。她多年前在医院急诊室训练出来的经验此时派上用场,我顺服。

门诊时,魏医师安排我下週住院开刀,进行我右眼睑的第六次手术。因为之前宇宙光製作的「纪念马雅各史诗音乐剧」于同週首演,任职导演的我没有缺席的理由,故不得不顺延。期间除了对薄薄的右上眼皮有所亏欠以外,其它生活作息一切如常,不但没有恐惧与惊慌的感觉,反有一种说不出的平安与我同在。

有次在晚宴席间,好友知道我将要住院开刀的事情,惊讶的问我:「何以三年内竟经历两次危机?」因为三年前我曾心肌梗塞、死里逃生。我笑着说:「因为上帝要我为祂做见证。」

开刀前一週,首场音乐剧顺利演出完毕,当晚我与魏医师连络,希望处理右眼时,也顺便处理左下眼睑尚未成形的小细胞,妻子在旁提醒,希望术后能作颈部以上的断层扫描,以确定癌细胞是否转移。魏医师在手机里亲切的回答:「没问题!」并告诉我,他也是今晚音乐剧的观众,并对节目的演出给予高度肯定。当晚我睡了个好觉。

上帝的慈爱再次光照
我照预定的时间我去病房报到,在柜台遇着了魏医师,他细心的告诉我,一些与隔天手术相关事宜及术后安排好的头部断层扫描,正说着,妻子提醒住院资料里有一张「断层扫描」通知,时间与眼科手术同时。经魏医师协调后,改为当日下午提前检查。

感谢主!这巧妙的安排,让魏医师事先知道癌细胞的情况,转移或未转移,都会影响他手术的範围。上帝怜悯,检查结果出来,癌细胞尚未转移,手术时可以使我右眼变形的程度减到最低。

住了五天医院后,我的「眼中钉」终于被拔除了,一切生活作息恢复正常。回诊时魏医师对我伤口复原的情形很满意,妻子好奇的问他,何以精準到只切0.4公分的皮肤?魏医师谦虚回答:「凭感觉,感谢主!」

我以为魏医师是以精湛的医技与圣灵的感动外,还加上他有一双钢琴家的手,才能有如此完美的展现。

从发现罹患「皮脂腺癌」到完全被治癒的过程,让我继三年前心肌梗塞被拯救后,有上帝的慈爱再次光照的感觉。

「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十章10节)上帝再一次要我经历死荫的幽谷,是要我的生命更丰盛,祂要我在非基督徒的友人面前,证明我笃信的上帝确实存在,同时也向我基督徒的弟兄姊妹见证,当我经过死荫幽谷的时候,上帝确实与我同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