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物热搜 >串流平台帮助音乐人?柏苍:是音乐人帮助他们吧! >

串流平台帮助音乐人?柏苍:是音乐人帮助他们吧!

2020-06-15 19:52:53 来源:生物热搜 浏览:295次
串流平台帮助音乐人?柏苍:是音乐人帮助他们吧!

无论你承认或不承认,音乐串流服务都必然是当前的主流,由于目前多数论述不能切合台湾产业现状,Blow 访问到业界唱片公司、独立音乐人、经纪公司及线上音乐平台,透过他们的回答、也藉由他们不同的视角,来拼凑出现在的台湾音乐产业对于这个议题完整的看法。

前一波我们请到 唱片公司代表-滚石国际音乐新媒体经纪段书厚分享他的看法 ,站在唱片公司的立场,「音乐有价」的概念希望能持续得到保障,但免费模式的出现却打破了音乐的基本「价值」,因此他们冀求串流服务业者和唱片公司能达成共识,也希望消费者能够体会供需必须有相对应的报酬,音乐产业长久才能经营与发展。

第二波我们请到两位独立音乐人,分别是 1976 主唱、re: public 厂牌负责人陈瑞凯以及回声乐团主唱、iNDIEVOX 网站创办人吴柏苍。1976 和回声乐团都是台湾当代具代表性的独立创作乐团,而阿凯和柏苍两人,除了做为音乐人之外,更是分别身兼独立厂牌经营者和音乐平台负责人的角色。

现在就透过他们的回答,来釐清下列疑问,看看串流平台对独立音乐人来说是否真的有帮助。

1. 音乐人的收益不足是唱片公司与音乐人内部利益分配的问题,与串流服务业者无关?

柏苍反而认为这是串流服务业者和唱片公司之间的协议,音乐人在产业链中只是扮演着生产者的角色,一般的音乐创作者通常只能让唱片公司来做决定。

串流业者採用了低价甚至免费的策略吸引消费者加入,唱片公司则因为希望透过更多方式增加营收,因此接受了这个模式;这使得这个产业链里的每个环节都分不够钱,而被剥削最严重的永远是生产者。若串流业者和唱片公司无法从源头让消费者愿意花更多钱在音乐上,使整体的产值提昇,只会持续恶性循环。这点与滚石段书厚认为「应该想办法让消费者愿意掏钱出来付费」想法一致。

阿凯说,就他而言,因为不知道营运一个串流服务平台需要多少资源和成本,所以他不断论问题是出在哪一端,不过就他的例子来看,他拥有的独立音乐厂牌 re: public,目前是与 Sony 合作代理,若要举他们与 Sony 之间的合约为例,他认为没有任何不公平之处,因此他不会归咎于串流业者或唱片公司。

「若觉得串流服务提供的收益不公平,可以选择不加入」,他坦承不管是 1976 还是其厂牌 re: public 旗下的乐团在串流服务上的营收都不多,可是串流业者提供的曝光机会对于资源、人气不够的艺人,在宣传和行销都有很大的帮助,因此他个人并不会着重在从串流服务上得到足够的营收,反而较注重是否能够获得曝光的机会。

阿凯坦言无论是 1976 还是其厂牌 re: public 旗下的乐团营收都不多,他注重的是曝光的机会。

串流平台帮助音乐人?柏苍:是音乐人帮助他们吧!

阿凯坦言无论是 1976 还是其厂牌 re: public 旗下的乐团营收都不多,他注重的是曝光的机会。
2. 串流平台是否真的对独立音乐人有帮助?并实际转为应得的收益?

「是音乐人在帮他们吧!」柏苍直言,音乐服务从根本上就需要唱片公司和音乐人提供内容来吸引消费者或广告商,所以内容提供者自然应该得到相对应的收入,这是这种模式存在的基本要件,串流平台不可能只是「帮忙曝光却还付费给唱片公司的宣传平台」;况且除非获得平台编辑主动推荐,否则对新的音乐推广并不明显。

阿凯也表示:「我觉得还好」,但他接着说:「这个服务对于喜欢音乐的人来说真的有一定的必要。」现在很多电脑厂商都不再配备光碟机,若大众想要听喜欢的音乐,又不想透过盗版下载,串流服务就是一个方便而且合理的消费模式。

他表示,要出产更好的独立音乐,才能更有效地吸引乐迷,「串流服务业者绝对不是独立音乐的解答」。

3. 唱片公司、集管团体是否都应将收益和版权分配透明化?

柏苍认为,要达到音乐人、串流服务业者、唱片公司、消费者这几端的平衡,资讯的透明是必然的。在目前各个环节无法全盘了解的状况下,很多音乐人往往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要收到多少钱。

柏苍也提到数位音乐服务业者分帐一般都有既定公式,因此相对单纯,不透明的通常存在于代理商和音乐人之间,至于公不公开,其实是意愿的问题,不愿意透明化当然就是因为涉及利益损害。如果报表和数据都会直接清楚地提供,音乐人即使拿到很少的钱,但因为知道钱是从哪里来、怎幺样计算,不满自然就会减少,并进而思考其他增加收入的方法。

阿凯则说目前与唱片公司签约是白纸黑字,音乐人能清楚知道自己订下什幺合约,串流服务业者也都能提供数据参考,相较之下,他点名像台湾 MUST 社团法人中华音乐着作权协会,该组织帮音乐人管理「公开演出」、「公开播送」、「公开传输」三种着作财产权,然而到底是怎幺对外收取费用,其运作方式却是不公开的,尤其 MUST 的收费很难做到歌曲计次,所以更难公平地拆分给创作者,从他身为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来看,就对于集管团体的商业模式有所存疑,觉得这才是真正需要透明化的。

串流平台帮助音乐人?柏苍:是音乐人帮助他们吧!

阿凯点名 MUST 的运作方式需要透明化
4. 演唱会及贩售周边是音乐人现在获利的主要来源?

柏苍说这确实是产业现况,但藉由演唱会来赚钱这件事,现在也面临瓶颈,由于供给越来越多,却未养成足够的群众,市场因而被瓜分。现在假日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演唱会,许多还是免费的,演唱会因而变得不像三、四年前 live house 刚成为流行的时候那幺容易营利、门票通常都能完售。至于周边收入也不可能完全取代 CD,要透过这些方式来完全弥补唱片销售的衰退,除非是金字塔顶端的歌手、乐团,一般音乐人还是持续地摸索新的获利模式。

即使增加了消费者购买的方便性,是否会购买仍然是依据产品,也就是音乐有没有吸引他们。创作本身的好坏,才是销售量的关键。

阿凯的想法与柏苍不谋而合,他说:「CD 的销售本来就会下滑的,我们在销售的从来不是音乐的载体,一直都是摸不到却听得见的东西。」他认为只要有好音乐,乐迷一定还是愿意买单,音乐消费者持续在等待着好的音乐、好的歌手出现,「永远都会有好的音乐给我们解答。」

5. 若是 KKBOX 走向 Ad-support 的免费模式,会带来什幺影响?

柏苍提到,Ad-support 不管是在国外或在台湾,看起来经营上都有一定的难度,他认为 KKBOX 若要走向一样的模式,也会面临能不能拿到足够广告的挑战。柏苍也明白地说,无论我们接不接受,未来可以预见免费和串流将会是最主流的模式,付钱不再是购买音乐本身,而是为了「服务」。

对于爱乐者而言,这当然会是一件好事,付少量的钱,就能够取得海量的曲库;可是若从音乐人的眼光来看,就不会期待这件事发生,这意味着做音乐的成本和时间不会减少,可以回收的钱却越来越少;最后,他从平台经营者的角度来看,在服务音乐人以及跟上世界趋势两者之间,他自认需要更快地找到权衡的方法,否则就会被现在急遽发展并握有庞大资源的网路公司所牵制。

他举腾讯 QQ 音乐成为华纳在中国大陆地区线上音乐平台的版权总代理合作为例,如此巨大的国际音乐厂牌将版权交给网路公司代理是前所未闻,当网路、科技公司拥有了足够的资源和权力,音乐的生产者和提供者就成为附属,任由其宰制。

阿凯则认为,对于大多数的消费者来说,免费当然是一件好事,他以 YouTube 举例其实现在 Ad-support 的免费模式已存在在台湾,「零元的时代一定会到来。」他表示「音乐服务」的面貌就是总在改变,唯一确定的就是现在的模式并非是固定的,必然会继续改变其面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