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小米 >【庄世金会计师观点】运用技术股作股权规画该怎幺做? >

【庄世金会计师观点】运用技术股作股权规画该怎幺做?

2020-06-12 23:19:48 来源:现代小米 浏览:996次
【庄世金会计师观点】运用技术股作股权规画该怎幺做?

昨天有个朋友问我技术股如何运作,意外开启了我们对技术股的讨论,也让我想要将讨论的结果,以文字将讨论的内容记录下来,希望对想要运用技术股作股权规画的人,可以提供一些更加优化的小小建议。

如果持有技术的是一家公司,小心「税灾」的出现

如果持有技术的是一家 A 公司,要以技术投资另一家 B 公司,你以为只要将技术由 A 公司投入 B 公司这幺简单吗?其实要思考的远比这个多许多。

一方面,如果您想要的是技术作价,最终变成「股本」的话,必须要送到商业处去做登记,但千万记得,后面也要思考税的问题,而不是只有商业登记面的问题。常常听到新创公司产生「税灾」,就是只思考到商业登记面的问题,而没有考虑到税的问题,从而产生税务的争议。

技术作价需要找第三方作鉴价

举例来说,若 A 公司认为这个技术值 3000 万元新台币的话,就必须要找鉴价机构出具一份报告,并说明这个技术有 3000 万元的价值,这是一种无形资产的评价报告。

虽然无形资产的评价机制,现在已经经过社团法人中华无形资产既企业评价协会的建立及推广,相较过去建全许多,但是既为评估报告的机制,即是第三人认定的价值,而不是两家公司所认定的价值,想要顺利通过鉴价,要经过不小的考验,才能说服第三人认定这个技术有 3000 万元的价值。

实务上,依据鉴价报告的评估,通常会认为技术作价的金额少于 A 公司原本认为的 3000 万元。

技术作价的商业登记

再来就是 A 公司要开发票给 B 公司,对 A 公司来说,是将技术转让给 B 公司,以技术换取股权。

由于投入的技术有可能是买入的,也有可能是自行研发的,所以技术需要经过 B 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的决议,确定一个增资的金额,依这个技术作价的金额,开发票给 B 公司,所以 A 公司开了发票就会有财产交易所得税的问题需要注意了。

注意:若 B 公司的章程早就已经登记很高的章定资本额,这个时候由于股东会已经有授权董事会在章定资本额的额度限制下做增资,就只要有董事会的决议即可。但若没有章程的多余额度,只能再开股东会取得股东会对资本额的授权并修正章程,这个时候董事会及股东会都要有决议才可以。

技术作价的帐务及税务

B 公司经董事会决议之后,A 公司开好了发票,代表作价完经完成,B 公司可以拿着鉴价报告及董事会的决议文件去商业处进行增资,就完成了技术作价的登记程序。

增资登记完成之后,B 公司可能就要印出股票给 A 公司。B 公司也要将这个交易,记入 B 公司的帐册记载,问题是 B 公司要怎幺记载这个技术?帐列也只能做无形资产的相关科目列帐。但是所得税法规定,无形资产不是专利权的时候,这个无形资产未来是无法按税法依年限被费用化的。

打个比方好了,如果你买了一台汽车,假如汽车可以用 5 年,这个时候买车的成本就会去计算折旧。如果一台车是 100 万元,假设五年后的中古价格是 10 万元的话,每年的折旧就是/5=18 万元,这个是被费用化的金额,可以列到损益表去当作费用认列,让净利变少,让所得税少缴一点。

如果这台汽车,换成无形资产呢?只是会计科目的名称由折旧变成折耗或摊销而已,精神是一样的,也就是折耗或摊销每年也需要提列,列到损益表去当作费用认列,让净利变少。但是因为所得税法的规定,不认列技术这个东西,所以在税务上公司认列的费用会被剔除,导致公司付钱买了这个技术,却无法透过这个技术的折耗或摊销,让税少缴一点。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现况,因为我们现行的税法就是这样子规定的。

鉴价机制可能扼杀了技术的创新

走现行上面的这一些程序,其实是很痛苦的,因为鉴价的时候,我们的公司法採用第三人的观点来认定这个价值,若第三人不认定技术有这个价值的时候,鉴价报告出不来就会无法技术作价,除非你愿意降低增资的价格以求技术作价以够通过。

但这不就是杀死创新的做法吗?因为技术还真的不是人人能懂,搞不好评估技术的价格,製作鉴价报告的人,都不懂得技术,还只能依据既定的标準来做技术的鉴价估价。

那该怎幺办呢?

价值的参考-国外的作法

国外会直接用公司董事开会来决定欲发行的股票价值,而不是用第三人认定的价格,直接用当事人认同的价格来作为增资的标的。

你一定会问,如果价格高估了,多发了股票出去,不就股东亏到了吗? 所以外国的方式是,让董事会依自己的商业判断来做,尽董事在法律上的忠实义务,评估这件事可以做或不能做。

所以国外仍旧有鉴价报告的机制,但鉴价报告真的是参考用,有时候鉴价报告不见得能完整的理解技术的商业价值。

但是我国的鉴价报告是直接拿来给行政机关审核用的。要知道,鉴价报告都可能无法评估出技术的真实价值了,行政机关那有办法更準确的知道技术的价值呢?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杀死那些想要打造创新技术并且靠此赚钱获利的人,直接告诉做技术的人你走不通!

相对国外的鉴价报告机制,有时候是为了证明董事有尽忠实义务,毕尽鉴价报告是第三人观点,并不是当事人观点的资料,这份技术能多赚多少钱,也就真的只有增资的两方知道,两方依据商业的经验及原则来判断。

工业时代的税法 VS 知识经济时代的税法

再来就是税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所得税法已经过时很久,这部税法是工业时代的法律,根本不重视知识经济,技术及 know-how 这些软性的知识,认为只有那些有登记的财产,才配称为无形资产,享受提列折耗及摊销的优惠,这个法律用在工业时代还可以勉强使用,现在都已经进入知识经济的时代了,也该换另一种思维来思考了。

不中立的税法影响经济行为

假设你买技术要开工厂来赚钱,可是税法硬是要规定你,买技术的折耗及摊销无法抵税,这个时候,你在评估买技术的成本效益上,你就会因为折耗及摊销无法抵税,而降低技术的成本效益,从而改採用其他的方案来达成同样的事情。

这就是为何我国对软性的知识经济这幺无感,只重视实体的硬体设备,真的是其来有自,这些陈年的规定不改,商业环境就不会被改变。殊不知软性的技术在知识经济的时代,还比硬体的设备还值钱呢!

税务有时候是需要中立性的,以避免透过不良的法律规定影响经济的运作,因为税务的规定会引导经济的运作而不自知。

本文所提出的解决办法

在讨论的过程中,我提出了几个解决的办法,供大家参考。第一点是将现行技术作价的机制,改用以合约的机制来处理,并改以用以债作股的模式来运作。第二点是如果技术买断税法上不可行,税法也不喜爱这个机制的话,我们转换一下,变成劳务提供加上优惠购买权的模式来运作。

以合约加上以债作股模式操作

关于第一点,为何要改以合约的机制及以债作股的模式来处理呢?这个就要讲起以债作股的模式与技术作价的模式的差别了。

以债作股的模式,是为了让公司的欠债在财务的角度,能够让公司比较健康一点,毕竟欠债一定是要还钱的,若要还钱的话,公司还需要评估自身的能力有没有办法付钱,若没有足够的钱付出这笔债的话,公司会面临倒闭的风险。

所以立法者认为,与其让公司还不出这笔债,又要找新股东愿意支持公司投资给公司,才能够圆满解决这个问题,倒不如徵求这笔债的债权人,愿不愿意来当公司的股东,若是愿意的话,公司直接依市价或双方认同的公平价值,由公司发与债权等值的股票,代替现金还款的方式,来偿还给原本的债权人。

技术作价的概念,是投资人提出一种技术,让公司评估这个技术的价值,并争取董事会的认同之后,由公司发行股票给投资人,用股票来交换技术。

简单来说,这两个模式分别是:债权换股权、技术换股权。

技术作价的拆解

写完了技术作价的概念与以债作股的概念之后,大家有没有觉得这个範围好像不太一样,没错的,範围真的不太一样。如果说技术作价可以拆成 5 个步骤的话,是投资人表达愿用技术投资。公司评估技术的价值。公司认同这个价值。公司发行股票。用公司股票代替等值现金来跟投资人买技术。

其实上面的步骤、及,就是一般的民法上的合约概念。及就是商业登记的以债作股概念,以债作股的解释可以参考上一段的说明。

合约精神与双方合意

民法的合约概念是以双方的意思表示为基础,双方讨论达到意思表示合致即可签订合约了,既然合约是这样子的法律关係产生的,合约就可以满足投资人表达愿用技术投资,即上列点。合约会写上双方评估技术的价值,并且双方亦会认同这个价值,即满足上列点及。

合约机制加上以债作股的模式好坏分析

用合约加上以债作股的模式有什幺好处? 好处就是依据公司法,以债作股由于价格已经订定了,所以以债作股是用确定的等值股票价值来偿还负债。用这个条件来说的话,由于以债作股的价值是确定的,不像技术作价价值是不确定的,用以债作股的方式,就可以绕过鉴价报告,以避免第三人来认定技术价值的问题。

再来,用合约来代替给公司审酌技术价值的问题,避免双方对技术价值的认知不一致,且合约签定本来就会考虑双方的缔约风险及权利义务负担等等,所以採用合约的模式,双方可以自行定订价值,其实比採用技术作价的模式好很多。

将技术买断换成技术服务加上优惠购买权

如果技术买断税法上不可行,税法也不喜爱这个机制的话,我们转换一下,变成劳务提供加上优惠购买权的模式来运作。

由于税法上对技术是绝对的不允许,我们有没有办法在租税的规画之下,将原本劳务买断的方式,依据经济利益实现的可能性变成劳务的提供,加上效益减低时候的优惠购买权?

举例来说,如果这个技术值 3000 万元,若这个技术能撑 10 年,10 年后可能这个技术就没有竞争力了,我们能不能够将买断技术的方式,改为提供 10 年的技术服务,每年技术服务的价格是 300 万元,等到第 11 年的时候,我们来决定用优惠购买权的方式,用 1 元买这个技术。提供服务 10 年加上未来用 1 元买技术,跟你当下买断,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状况下,其实商业利益是相同的。

唯一不同的是,税法对服务提供,不能依法要求剔除,亦不能不予认列服务费用,但税法是绝对不允许技术的折耗及摊销。另外就是上面的条件,我们只要改原本的合约就可以了,并在合约里面双方约定要求要劳务买方,须预付 10 年期的劳务服务费,以创造出 10 年 3000 万台币的负债,才能作为以债作股的标的。

结论

透过这样的方式,就可以顺利将技术转换为劳务服务,以合约创造出负债,再将负债转换为股权,同时解决了技术在税法上无法抵税,以及第三方鉴价可能不懂技术的商业价值这两大问题。

在智慧经济的时代,创新的技术相当有价值,而新创公司应该好好展现技术的价值,并尽可能透过技术取得合理的商业利益,这幺一来,台湾的产业才有机会从工业时代跨进知识经济的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